🔥香港马会2017开奖-腾讯网

2019-08-22 05:04:55

发布时间-|:2019-08-22 05:04:55

被举报人二:深圳市公安局宝安分局流塘派出所反恐组辅警F08***、F0***、Z82***、未挂胸牌者共四人。因举报人刚到深圳时工作较忙,常常加班至晚上十点才回到家中,疏于陪伴照顾妻子,妻子在周末散步的时候听到流塘旧村东区4巷******室有歌声传出,遂被吸引参加由河南籍无业人员代东坡组织领导的民间迷信组织的活动,并为其反动教义所蛊惑,逐渐沉迷,初期未明显影响家庭生活,加上举报人当时对民间基督系迷信组织认识不足,所以基于信仰自由的原则接受、支持她的所作所为。一夜无眠到第二天下午五点钟左右,从7月6日下午两点至7月7日下午5点,举报人已经被非法限制人身自由27个小时,超过了公安机关传唤的时限,警员帕***(警号:062***)再次到侯问室威胁侮辱了举报人后,举报人才被放出。将举报人捆了一个小时后将举报人放开,要求举报人离开派出所。这时候流塘派出所反恐组的组长(胸牌号码:F0***)对举报人说“想闹事是吧?”,又来推撞挑衅举报人,将举报人推倒摔在派出所门前的水泥地面上,和其他三名反恐队员压着举报人的头部、颈部、背部,用约束带捆住举报人的手部,并且明显超出必要限度的恶意捆扎的特别紧,造成举报人面部、膝盖、胸部多处碰撞伤,右手挠骨骨折,举报人高度散光的眼镜也被撞到报废。2、恳请上级机关依法向举报人开具验伤单,因流塘派出所不同意给举报人开具验伤单,举报人的伤情至今无法验伤。将举报人捆了一个小时后将举报人放开,要求举报人离开派出所。尹***接到汇报后,在没有询问我、没有核实事情真相的前提下,就命令在场社区警员何***及辅警将我控制住,安排我的妻子张***快速离开。就这样一直到举报人几近昏厥,反恐组的组长(胸牌号码:F0***)却还对举报人说“知错了吗?”,举报人说“知错了”,反恐组的组长说“错在哪里?”,举报人只好想到什么说什么,反恐组的组长又说“就错了这一点吗?”,举报人只好把想到的又多说了点,反恐组的组长又说“大声点,领导听不见(指警员帕***)”,举报人只好捏着嗓子大声说了两遍。就这样一直到举报人几近昏厥,反恐组的组长(胸牌号码:F0***)却还对举报人说“知错了吗?”,举报人说“知错了”,反恐组的组长说“错在哪里?”,举报人只好想到什么说什么,反恐组的组长又说“就错了这一点吗?”,举报人只好把想到的又多说了点,反恐组的组长又说“大声点,领导听不见(指警员帕***)”,举报人只好捏着嗓子大声说了两遍。

然而直到今日已经超过48小时的验伤时间,举报人仍未收到警方的回复,请问举报人应当怎么办?(二)、举报人于2019年6月4日16时05分(精确时间)在家中拨打110电话就非法宗教头目代***、张***、牛***、罗***涉嫌诈骗信徒钱财向110报案,深圳市公安局110指挥中心在接警后将警情指派给宝安分局流塘派出所,当日流塘派出所的值班领导是主管案件的副所长曹***(警号:06***)、主管社区的副所长尹***(警号:05***)两人,至当日晚上21点,流塘派出所仍没有警员和举报人联系,举报人在心急如焚的情况下联系深圳市公安局指挥中心、宝安分局指挥中心协调流塘派出所值班领导曹**、尹***处理警情,在市局、分局两级指挥中心多次联系流塘派出所值班领导曹**、尹**的情况下,流塘派出所值班领导曹**、尹**始终拒绝接受指令,举报人只得自行前往流塘派出所现场报案。这个时候反恐组的组长才把举报人身上的橡胶毯子拿下去,要求举报人坐下,可是举报人的双臂已经变形麻木了无法坐下,又站了几十分钟至下午四点半,反恐组的组长才同意解下举报人手上已经被明显超出必要限度恶意捆扎了两个半小时的约束带,这时候举报人的手指已经完全麻木了,腕部的勒痕深可见骨,可以清晰地看到两手腕部的各种静脉血管、淋巴管、韧带、骨骼。就算不是案件,也需要在法定期限内给我《不予立案通知书》啊,总归要依法办案吧!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举报人是二等公民吗?是外邦归化到中国的蛮夷吗?!所以举报人在进入派出所后一时情绪激动,在派出所大厅及总台又未见到派出所领导,举报人只得大声呼叫希望派出所领导能听到,两三分钟后有一个警员帕***(警号:062***)从楼上来到下面,一言未发,未询问举报人任何事,即用电话通知流塘派出所反恐组到场。想不到到了流塘派出所门前无论举报人怎么向门卫说明举报人报警的情形,门卫都说奉值班领导(曹**、尹**)的命令始终阻止举报人进入派出所报案,称“领导说了,只要看到你就不让你进派出所。

这样的派出所值班领导曹**和尹**——分局调不动,市局调不动,警情调不动!谁能调的动?!!并且直到今日,流塘派出所主管案件的副所长曹**在“被迫”受理案件后,一直未予立案,一直未做任何调查、侦查措施,此案如今未取得任何进展。

举报人:胡正军,男,35岁,深圳户籍,大学学历,法学学士。5、流塘派出所的相关警员在无任何证据的前提下,长期污蔑举报人涉嫌家暴,请上级机关务必为举报人“正名”,恢复举报人的名誉。相同的事情也发生在2019年4月23日晚21点33分(精确时间),举报人儿子的手机丢在了前往流塘派出所的出租车上,举报人遂在派出所门前打110报警寻求帮助联系出租车,在110指挥中心将警情指派给流塘派出所后,举报人到门卫室说明报警情况,要求进入派出所报案,门卫无任何正当原因说奉值班领导(曹**、尹**)的命令不准举报人进入派出所报案,同时通过对讲机联系“反恐组”包围控制举报人。然而从2017年初开始,我的妻子变得越发偏执迷信,时常(每个星期有两三次)在半夜掐我、扭我将我弄醒,然后逼迫我跟她一起读圣经,再跪下向耶稣祷告,强迫我相信耶稣。妻子的这种掐人和扭人的行为不同于一般的夫妻矛盾行为,若是她在半夜里拍我一巴掌或是踢我一下,我可以理解为女性的小脾气,可以理解为女性的感性多于男性,才做出莫名其妙的拍人或踢人行为。

”。

警员帕尔哈提到监舍辱骂威胁举报人“老子审讯人的方法多着呢,这次打你是轻的,给你个警告,你他妈比的再敢来流塘派出所,老子弄死你,大不了老子回去放羊去,有本事你告老子去,再敢来流塘派出所老子还要弄死你!”。

这一行为非法限制了我的人身自由,非法剥夺了法律赋予我的将迷信得几乎疯了的妻子送医的权利。

举报人只是个普通公民,无犯罪和行政违法记录,更不是恐怖分子!不是暴力杀人犯!只是到流塘派出所查询案情和询问不立案的原因,却遭到警员帕尔哈提(警号:062970)、反恐组辅警F08130、F08074、Z82858、未挂胸牌者共四人的捆绑、虐待、侮辱!警员帕尔哈提(警号:062970)及反恐组的辅警若是觉得举报人涉嫌行政违法,大可以依法“口头传唤”或是“强制传唤”举报人至派出所的侯问室,在调查结束后将举报人送往拘留所依法拘留即可。

举报人遂在流塘派出所门卫室旁边又电话联系流塘派出所总台值班人员,总台值班人员通过电话查清警情后用对讲机联系“出警02”车要求处理,派出所的对讲机是相通的,举报人清楚的听到门卫室的对讲机中传出“领导说了不用处理”的回答。

6、请求依法查处被举报人六自称警察的不明人员打电话恐吓举报人的恶劣行为,依法追究其法律责任;7、请在法定期限内书面答复举报人处理过程及结果;事实与理由:(一)、2019年7月6日中午12点钟左右,举报人到位于深圳市宝安区宝田一路**号的流塘派出所查询两个案件的进展并询问其中一个案件在法定期限内既不予立案也不出具《不予立案通知书》的原因。

附件:1、120急救中心与宝安区中心医院急诊科病情交接单复印件2、举报人的《病历》及《疾病诊断证明书》复印件。

这个时候举报人已经发现帕***(警号:062***)有一些问题,从他的言语举止可以看出来,这个警员有躁狂(双向情感障碍)的倾向,而且偏执以自我为中心,很容易做出失控的行为。

2、恳请上级机关依法向举报人开具验伤单,因流塘派出所不同意给举报人开具验伤单,举报人的伤情至今无法验伤。如此一来,“反恐组”就成了举报人的标配,只要举报人一接近流塘派出所,无论有多么正当的报案诉求,就有“反恐组”环伺左右“保护”举报人,避免举报人进入派出所报案发生“危险”!真是可爱可敬的“反恐组”,不去反恐,不去巡逻,却不辞辛苦的贴身保护举报人!这是“反恐组”还是“反群组”?防群众犹如防川?!!2019年6月19日17时13分(准确时间),因有一个自称公安干警的不明人员(被举报人六)打电话恐吓举报人,称“你举报别人,有人要找你麻烦,我们公安可不管哦。

举报人疼痛难忍,只好大声呼救,反恐组的组长(胸牌号码:F08***)见举报人呼救,就从派出所内拿出橡胶毯子将举报人从头到脚裹得严严实实,放在太阳底下暴晒,并威胁举报人不许呼救。此后一直到晚上6点才把举报人关到侯问室,至问讯结束已是晚上10点多中,举报人才吃到午饭加晚饭。

举报人遂在家中打110报警,一直等到晚上21点,流塘派出所仍没有人员联系举报人处理警情。

);第二个是举报人几个月之前所报的“迷信组织诈骗钱财”案件的进展,并询问派出所领导为何在举报人报案后的法定期限内既不予立案也不出具不予立案通知书。

举报请求:1、请求依法查处被举报人一深圳市公安局宝安分局流塘派出所警员帕****(警号:062***)指使被举报人二流塘所反恐组辅警F08***、F08***、Z8****、未挂胸牌者共四人捆绑、虐待、侮辱举报人的违法犯罪行为,依法追究上述人员的责任;并责令警员帕尔***(警号:062***)、流塘所反恐组辅警F08***、F08***、Z82***、未挂胸牌者共四人赔偿举报人的人身财产损失及因治疗耽误工作的费用。